近日,《人民日报》发表的评论文章《形成“家校共育”的合力》一文指出,禁止微信布置作业,禁的是责任推给家长,完全依靠“通过微信布置作业”的实质,就是变相把学生作业的责任强加给家长,让家长增负!

此前,教育部在答复政协委员提案时表示,“教师不得通过手机微信和QQ等方式布置作业,不?#23186;?#25209;改作业的任务交给家长,避免出现‘学校减负、社会增负,教师减负、家长增负’等现象。”然而禁令一出,在一片叫好声?#26657;?#20063;有人担忧孩子的学习成绩受到影响,如:小低年级孩子不具备记作业的能力,怎么办?家长想了解孩子的当日学习情况,什么方式合适?老师日常发布的提醒通知、家校共育活动,算不算“作业”?微信“打卡”有督促作用,还有英语语音作业,是不是?#23478;?#21462;消?

其实,作为家长来?#25285;?#20182;们最抗拒的可能并不是老师在手机QQ和微信上布置作业,因为不管是口头布置还是通过手机QQ和微信布置,不过是传递信息的工具不同,本质上并无区别。

但在实?#20160;?#20316;?#26657;?#25163;机QQ和微信作为一个开放环?#24120;?#32769;师要求的作业完成情况反馈,其实是对家长形成了某种绑架,是给家长增加了负担,对于很多家长来?#25285;?#20182;们其实是在抗拒这一点。

班级家长微信群的功能,只是便捷家长与班主任及任课老师沟通交流的高效?#25945;ǎ?#19981;是老师布置作业、推卸职责的工具。这?#27490;?#33021;定位的跑偏,也反映出职责的跑偏,以至于不少老师贪便宜?#38469;?#20107;,直接把家长微信群变成了指挥家长做事、尤其是监管学生作业的工具,通过班级家长微信群发布指令,要求家长如何如何管理学生作业、批改学生作业。

一旦角色定位出现偏差,对等的老师家长关系就会变味,老师把原本属于自己的职责完全推卸给家长不?#25285;?#36824;要充当领导角色,对家长的表现指手画脚,表扬的有之,批评的有之,甚至羞辱谩骂的也有之。

长此以往,老师就会堂而?#25163;?#22320;要求家长在配合娃儿教育上做一些莫名其妙的安排,比如,有让一年级小学生做PPT的,有让幼儿园孩子做“手抄小报”的,还有要求完成“蚕宝宝21天观察日记”“废旧纸箱制作小汽车”的,还比如要求家长配合孩子做一些超纲的题,很多家长可能费脑壳完成,但对孩子来说意义不大。

而今,这种现象有可能得到遏制,但家长中又出现了各自不同的声音,或者?#25285;?#23478;长们并不是坚决反对在QQ和微信上布置作业,更多的是希望厘清学校、老师、家长各自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,扮演什么样的角色。

教育是一个?#20302;?#24037;程,有效运转的前提是各方协同。但目前的情况是,各方承担的教育主体责任?#21152;?#25152;偏失,或欠缺有效协同。因为从学校来看,其承担了太大的无限连带责任,正因为如此,家校共育与社会实践才被提出并日渐强调,但一定要划清边界,老师、家长?#22791;?#21496;其职,不能模糊或僭越边界。

作者 | 陆玄同